资讯活动
省中小学后勤协会调研射洪中学食堂工作——射 [field:pubdate function="MyDate('Y-m-d',@me)"/]

中新网11月25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25日报道,近日,希腊的新冠【疫情】持续【恶化】,不仅累计确诊病例已超9.5万例,且重症患者年龄呈现出【年轻化】趋势,最年轻的病亡患者年仅25岁。

刘双林下意识地《想到》了李亚玲,只是一闪念,他就把李亚玲和眼前的方玮进行了一次对比,就比出了李亚玲和方玮的不同。如果把方玮比喻成一朵雪莲的话,李亚玲充其量也【就是】山脚下【一枝】毫不起眼的小黄花。

刘双林在新兵队伍中,一眼就看出了方玮的与众不同。方玮的与众不同不是装出来的,那是她骨子里的一种气质,不仅是她,还有【乔念朝】这批从大院里应征入伍的新兵中,浑身上下都透着那个劲儿。他们把【这次】当兵当成了一次喜剧式的远行,他们从小到大一直在部队大院里长大,《最大》的首长和最小的士兵他们都见过,他们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按照部队的作息制度来执行的。他们从军区大院去某个团或某个连队当兵,他们是在往下走,就如同从一个大城市里来到一个小城镇,他们什么【没见】过,什么没经历过?小城镇上的一切是【不会】让他们惊讶的。因此,他们的神情举止是【从容不迫】的,有种见怪不怪的那份从容。

方玮、【乔念朝】这些人的从容和那些刚穿上新【军装】的工农子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那些工农子弟从穿上新【军装】那一刻,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,浑身都僵硬不自在。登上新兵专列后,他们的眼睛就更不够用了,这摸摸那看看,脸色是激动潮红的,他们不停地【说话】,部队上所有的事情他们都【感到】新鲜和好奇。

方玮和【乔念朝】们,是穿着父母穿旧的【军装】长大的,【军装】穿在他们的身上都是那么自然合体,举手投足间俨然是老兵的样子。

【乔念朝】潇洒地递给刘双林第《一支》烟时,刘双林的心里就咯噔一下,他知道在这批新兵中藏龙卧虎。他想起自己刚当新兵那会儿,《半年》【之后】和排长【说话】还紧张得《结结巴巴》。这【就是】人与人的不同,刘双林承认这种差别。自己如果不是戏剧性《地救》了师长的夫人和女儿,此时的他早就回到放马沟了。他要《把握》自己的命运,靠自己的努力是不够的,师长的一句话让他什么都达到了。他从新兵的花名册中粗略地了解到,这批新兵中有好几个都是军区大院首长的子弟。花名册中有《一栏》填着《每位》新兵的家庭住址,《文艺》路28号【就是】军区大院的所在地,《作为》当了排长的刘双林来说,军区的地址他是知道的。接这批新兵时,他去过军区大院门口,他只在院外的甬道上走了走,军区门岗的士兵都显得那么与众不同,他们气度不凡,他还没有接近他们,就觉得浑身开始发紧了。他知道自己没法走进军区大院,那里要实行【严格】的登记,办事先向里面打电话,对方让进去了,这里才可填会客的条子,有了条子才能进去。军区大院里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,他无法走进军区大院,他只在门口远远地站着,往很深的院里《张望》了一会儿,就算自己来过军区大院了。那天,他怀着畏惧而又满足的心理离开了《文艺》路28号。

此时,眼前的几个新兵都来自《文艺》路28号,他们平时就住在那里,出入军区大院如履平地,就这一点,他就感受到了自己和这些兵之间的距离。

刘双林不仅认清了这些,他还一眼就看上了方玮。方玮呈现在刘双林眼前不仅是年轻漂亮,更【重要】的是,她也是《文艺》路28号的,《文艺》路28号的这些新兵,就像脑门上贴了标签似的,走到哪里都显得与众不同。

刘双林下意识地《想到》了李亚玲,只是一闪念,他就把李亚玲和眼前的方玮进行了一次对比,就比出了李亚玲和方玮的不同。如果把方玮比喻成一朵雪莲的话,李亚玲充其量也【就是】山脚下【一枝】毫不起眼的小黄花。《想到》这儿,刘双林心里咯噔咯噔的。提干后的刘双林择偶的《标准》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,没提干的时候,李亚玲在他眼里宛若天仙,提干后的刘双林觉得李亚玲也【就是】个普通的农村姑娘【而已】。那时他就暗下决心,找对象一定找个《城里》有《工作》的姑娘,那样他的后半生和【孩子】才算真正脱离开农村。刘双林一提到农村,他就从骨子里【感到】【自卑】和压抑,他想喊想叫,甚至想大哭。

方玮的亮相,让刘双林眼前一亮,心里的什么地方快速地咯噔了几下,血管里的血流明显加快了,他显得兴奋而又紧张。从那一刻起,他决定想方设法要接近方玮。他觉得世上不论什么事,都是有可能发生的,比如他的提干。在新兵的列车上,他无数次地走到方玮的身边,张开双手,让自己干部服上的两兜呈现在众人眼前,可是她连看一眼都没有看。

那个年代,士兵与军官的惟一区别【就是】上衣多了两个口袋,不管是军区司令,还是边防哨所的一个小排长,他们的着装都是一样的,军官只比士兵多两个口袋【而已】。刘双林的意思是想让方玮注意到自己是名真正的干部,可惜他的目的没有达到。

刘双林可以说是个很有心计的人,他从看到方玮的第一眼起,就有了接近她的愿望,甚至《想到》了以后。如果他和方玮真的有点儿什么,那么他的一切就可以说天上人间了。此时的刘双林已经把自己未来的生活主题先行了《一步》,具体的过程那得随行就市了。正如他当年刚当兵时,惟一的目标【就是】提干,结果他的目的达到了,至于过程他说《不准》,但他知道了自己该努力的方向。

刘双林是接这批新兵的排长,在未来的三个月时间里,他也将是新兵排长。这是每个刚提干的军官的必修课。因为那些资历老一些的排长,对《训练》新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,因为新兵《训练》比带那些老兵会吃许多苦头,费力也【未必】讨好。刘双林在新【兵分】班、分排时,有意把《文艺》路那几个【兵分】到自己的排里。

这批兵是师里报的名,女兵很少,才八个人,只能编成《一个班》。这个班只能混编在男兵排里,刘双林【就是】这个混编排的排长,这个排还有【乔念朝】这些来自《文艺》路的兵。

新兵开始《训练》的时候,刘双林才意识到,这些兵真的不那么好带。【其他】排的新兵都是工农子弟,对部队很《敬畏》,对排长更是畏惧,这是他们来到部队后第一次《近距离》接近部队的首长。他们听话,又表现良好,他们要在部队里踢好头三脚。而那些《文艺》路的兵呢,因为没有这种感受,他们从骨子里不把眼前的小排长当回事。他们不是不尊重【领导】,而是提不起兴趣;他们不是不执行排长的命令,而是少许多热情。这样一来,这个排和【其他】排就有了差距。其实《每位》排长都在暗中较劲儿对比,自己的排《训练》拔尖了,【领导】自然对带这个排的排长有一个好印象,认为这个排长有《工作》能力,虽然新兵连是临时单位,新兵《训练》【结束】,不管是排长还是《班长》都要回到各自的《工作》岗位上去,但他们的鉴定是由新兵连临时党支部来写的。【无形中】,各位新兵连的排长们也都在暗中较劲儿。

【全连】集合的时候,《文艺》路那几个兵总是不能雷厉风行,他们睡眼惺忪,一边系着扣子,一边向外走,这就比奔跑出来的【其他】新兵慢了半拍。刘双林这才意识到,自己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的代价将是惨痛的,但《咬定青山不放松》,塞翁失马,谁知道是福还是祸呢?

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,他要想尽一切办法给方玮留下深刻的印象,他知道,师里的女兵不是话务班的,【就是】师医院的,他是基层连队的排长,平时是很少和话务班、师医院那些女兵打交道的。如果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,仍没能给方玮留下印象,未来的日子里再想接近方玮就难了。刘双林在这三个月里,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如果说《大国之魂》记录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抗战军人李弥,那么十年【之后】我重新认识的李弥则是一个走下坡路的倒霉将军。同一个李弥,《松山之》战【腥风血雨】,亲自带队【冲锋】,与【日寇】大小数十战,不可谓不忠勇,虎虎有生气。但是《一举》扬名,【官场】得意,跻身【国民党】兵团司令高官,《养尊处优》,炙手可热,《成为》蒋介石最器重的【爱将】【之后】,这一切全都发生变化。我注意到如下一个事实,即松山大战【之后】的李弥从此与【胜利】无缘,他再未【打过】一次像模像样的胜仗,当然他也【不再】带领突击队【冲锋】,只会把《一支》支【装备精良】的兵团葬送在战场上。难怪《老头子》对他失望已极,让他到台湾《坐冷板凳》。

其实李弥也有委屈难言之隐。《作为》个人,在历史的大趋势面前能有多少《作为》呢?难道他不想【打胜仗】?难道他【不会】打仗了?比如德国著名元帅隆美尔,他在北非战场打了许多胜仗,最后失败是因为他【不会】打仗?不努力?日本军队无法阻止盟军进攻,是因为【皇军】对天皇不够忠诚?【很多】年后李弥《隐居》台北大坪林,他对【来访】老友慨叹:天要【下雨】,【娘要】嫁人,大势所趋啊。我理解,这是一个经历彻底失败的老将军内心《淤积》的复杂心声。何况台湾弹丸之地,达官贵人多如牛毛,他一个云南人,平民出身,一没有皇亲国戚作靠山,二不是【天生】的浙江人,部队扔在缅甸,他靠什么本钱立身呢?

当李弥在台湾坐了大《半年》冷板凳【之后】,报纸上一则不起眼的消息再度改变了他的命运。【这则】消息转引自海外报道,称《一支》《国军》部队在缅甸山区击败优势兵力的缅甸政府军,《引起》仰光震动,云云。关键在于,【这则】消息《引起》台湾国防部重视,《继而》蒋介石火速召见李弥。据说《老头子》大动肝火,大骂李弥“娘希匹!为什么把这样《一支》会打仗的部队扔在缅甸?”时值亚洲局势复杂多变,韩战【爆发】,美军迅即出兵朝鲜半岛,紧接着北京作出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强硬反应,宣布组建【中国人民志愿军】抗美援朝。第三次世界大战【爆发】在即。美国人看到缅甸的潜在价值,而蒋介石则看到从缅甸那块三角形地带升起的希望曙光,在共产党的【背后】插上一把尖刀,这不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么?

挨了一通臭骂的李弥终于得到抚慰。蒋介石亲自委任他两个头衔,一个是“云南人民反共救《国军》总指挥”,另一个是“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”,也【就是】集军政大权于一身。命令他立即返回缅甸,去把他的队伍召集拢来,建立反攻大陆的前沿阵地。

半个月后的一个雨天,一位戴黑礼帽穿西服的中年男人登上开往香港的客轮,他轻车简从,尽量不《引起》《别人》注意。他将经香港、曼谷到金三角,最后目的地是【勐萨】。他【就是】【国民党】陆军中将李弥。此时李弥重任在身,他终于要告别台湾的冷《衙门》和冷板凳,去到一个【遥远】的战区重新统帅《兵马》。

古代把这种执掌关防大印的统帅称为封疆大吏。

2如果不是亲历亲见,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金三角赫赫有名的【勐萨】【就是】这样一座灰土《飞扬》的肮脏小城。街上人来人往,铺面鳞次栉比,赶牛车马车的【很多】,《做生意》的也【很多】,也有妓院和赌场,但是决没有城市的繁华气象,像中国内地某个喧闹集市。偶尔有汽车经过,扬起经久不息的尘土。

钱大宇【解释】说:因为遭受战乱,【勐萨】镇多次变为废墟,【国民党】残军全盛时期的遗迹已难寻觅。比如他外公的土司府邸,比如残军司令部,《军火库》,反共抗俄军事大学旧址等等,均已毁于战火之中。我望着杂乱无章的【勐萨】城将信将疑,我相信这片《土地》《曾经》承受过太多变迁和【苦难】,但这决不是使它停步不前的理由。

在【勐萨】,吸毒是半公开行为,我亲眼看见有人躺着抽【鸦片】,也有人偷偷问我要不要“四号”(海洛因)?因此我相信底下贩毒集团一定很活跃。钱大宇警告我说,这里比不得你们中国,犯罪很严重,你千万不要【随便】出门,【尤其】晚上不要单独出去。

我说晚上有什么风景可看么?钱大宇咧嘴一笑,呲出几颗大黄牙。他说,晚上是男人【享乐】的时候,嫖妓,【赌博】,吸毒,你想试试?我说还有抢劫杀人?他回答是的,【特别】是外来人,也许有人盯上你的钱包,也许有人觉得你形迹可疑,是政府的奸细,那么你都有可能付出《最大》的代价。

我越发来了兴趣,我说嫖妓【赌博】都免了吧,我想试试吸毒。钱大宇吓了一跳,他嚷道:你要玩女人赌运气都由你,干吗要碰那玩艺儿?我主意已定,我说晚上你带我去,“四号”就算了,听说那《东西》特厉害,一沾就上瘾,我试几口【鸦片】好吗?

好说歹说,他勉强同意我的恳求,天黑以后,他给我换了一身掸族打扮,我想我的样子一定可笑极了,不伦不类,好在是晚上,《别人》看不清我的狼狈样。

我们【悄悄】来到【城外】一幢竹楼《跟前》,这是家地下烟馆,主人认识钱大宇。我看见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些人,他们都不【说话】,躺着【身体】并排吸烟。那些烟具很像我《小时候》见过隔壁婆婆的水烟枪,只是大些,烟管《粗些》,他们用铁钎挑起一个个作响的烟泡,放在烟灯上烤,然后边烤边吸。

我只吸了半颗烟泡就头晕目眩,没有丝毫快感,只觉得控制不了自己,心慌想呕吐。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体验我们的祖辈如何被【鸦片】毒害的滋味,我觉得跟抽劲很大很猛的北方莫合烟味道【差不多】,只是劲上来得更快,晕得厉害,人一下子就给打倒了,立不起来。我躺在席子上悲观地想,我不行了,一下子就给毒品打倒了。要是我变成个大烟鬼,《今后》怎么完成这部金三角【作品】?

那些人看见我不像吸烟的人,纷纷拿怀疑的眼光看我,我在朦胧中也能【感到】,他们的目光是【威胁】的,不友好的。钱大宇连忙用掸族话对他们说些什么,我估计是【解释】我的身份,然后那些人才又安心躺下吹自己的烟泡。我至少躺了半个多小时,跟个醉鬼一样被钱大宇搀扶着,摇摇晃晃地往住处走去。山区冷风一刮,我一阵恶心,就蹲在地上《哇哇》大吐,把胃里什么《东西》都倒出来。

这时我们身后响起脚步声,听得出是有人快步向我们走来,而且我凭【本能】意识到来者不善。我刚刚叫出一声“有人!”钱大宇动作敏捷地闪到路边,掏出一把手枪,朝来人大喊了一句什么。

来人是几个当地打扮的男人,我看清他们确实是亡命之徒,有的手中拿着木棒,有的提着长刀,看样子是想打劫。我心往下沉,要是他们一齐扑上来,钱大宇也寡不敌众的。没《想到》钱大宇朝他们吼了一通当地掸族话,那群人竟然一声不吭,连忙慌慌张张地转身逃掉了,像挨了打的狗一样。

我很【奇怪】,【问钱】大宇,你究竟对他们说些什么?钱大宇淡淡《地说》,没什么,我用黑话警告他们。我说什么黑话?钱大宇看我一眼,说你别【刨根问底】好不好?不管白道黑道,规矩总是有的。在金三角,规矩【就是】法律,人人都得遵守。我听得有些心惊胆战,我怀疑《地说》:喂,朋友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他笑笑回答,我干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?得了老兄,你抓紧做你的采访,别惹麻烦【就是】了。

我越发觉得这个钱大宇是个神秘【人物】。《这一晚》初次抽了大烟,又受到惊吓,搞得神经很兴奋,脑子里出现许多幻觉,一夜没能睡好觉。3经过多方打听,我们意外得知,【勐萨】【城外】石头山有位武姓老者,居然是李弥的副官长(一说是参谋长)!

老人住在石头山的一座汉人寨子里,其实也是一座难民村。他家的《经济》状况看上去不大好,木板房破旧不堪,铁皮瓦也锈迹斑斑。老人有【八十岁】高龄,却眼不花耳不聋,真是个奇迹。我想是不是回归自然的原因,得益于金三角【空气清新】的自然《生态环境》?

老人是云南玉溪人,话不多,基本上一问一答,当然他没有拒绝采访【就是】万幸,所以我准备了足够耐心来与他周旋。他说他并不是什么副官长或者参谋长,那是外面《讹传》,他不过是李主席身边一个无足轻重的幕僚。

幕僚!按现在时兴的话说【就是】智囊团,也【就是】说,他比执行具体命令的军官参与更多内幕。我兴奋《地说》,李弥接管金三角达两年之久,请问【武老】,您是不是一直都在为李弥出谋划策?

老人回答:说不上出谋划策,李主席幕僚【很多】,有几十人,你说不清他会听谁的主意。

我说您参与【策划】反攻云南那次【行动】了吗?

老人忽然警觉地看我一眼,他慢吞吞《地说》:我没有去打共产党,反攻云南是台湾命令,以后我【还要】回大陆去,你可不要断了我的《后路》啊。

我连忙向他保证:我【不会】直接报道您的话。我需要了解历史真相,与个人《无关》,我向您保证。再说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五十年,大陆早已改革开放,我相信【不会】有人再计较。

他这才稍稍放了一些心。我说那次反攻云南,李弥为什么屯兵不前?他是因为这个才被台湾撤职吗?

老人摇摇头说:这件事讲起来就复杂了,不是一时半《时说》得清的。【官场】上的事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

我说您什么时候退出【国民党】军队?

他眨巴眼睛说,《大约》是……民国四十二年(1953年)秋天吧。

我说您为什么不去台湾呢?

他愤愤回答:李主席在台湾被软禁,我去那边干什么?

几天后在另一处【叫做】曼塘的难民村,我有幸采访了另一位当年历史风云的见证人和亲历者李【崇文】将军。李将军的家同样俭朴,铁皮顶平房,泥《土地》面有些潮湿,同所有当地人一样,他的客厅里也供奉一尊观音菩萨。他一【开口】我就知道他是云南人,而且是滇西方向人氏,因为我曾在那一带当知青。果然他【介绍】自己是云南临沧人,十八岁投笔从戎,黄埔军校五分校十六期步兵科毕业。《二十七岁》任上校师参谋长,二十九岁兵败广西,混迹难民逃至香港。后遇李弥,被说服去金三角组织队伍反攻大陆。

在公元1951年那次著名的反攻云南【行动】中,李【崇文】任第十三纵队少将司令,一度踏上他家乡云南临沧的红《土地》,当然那次返乡之路注定是短暂和失败的。他经历和参与了李弥时代金三角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和战役,直到【国民党】残军大撤台,李【崇文】因对内部争斗和前途《悲观失望》,选择解甲《隐居》的道路,从此在金三角这座小山村一住【就是】将近【半世纪】。李将军再次踏上家乡的红《土地》已经是大陆改革开放以后,他以华侨身份回乡祭亲,临沧政府和人民以友好态度欢迎远方游子归来。李将军没有加入外籍,他始终坚持自己是个中国人。

七十九岁的李将军个子《不高》,满头白发,耳不聋眼不花,依然像军人一样腰板挺直,他的儿女分别在台湾和美国定居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台湾或者美国?他回答人老了,还是在山里安静。

我向老人提出一个萦绕心头的疑问:据说蒋介石怀疑李弥谋反,把他软禁在台湾,李弥真有这个《意图》吗?

李将军叹道:李主席在劫难逃啊。如果他要谋反,依当时他在金三角的声望和实力,台湾是鞭长莫及的。可是即使他有这个反骨,下面的将军敢吗?柳元麟、李国辉,还有多数纵队司令,恐怕都【不会】跟他走。

我说,是台湾找的借口吗?

李将军摇头说:也不全是吧。多半是美国人在其中捣的鬼。你们年轻,不知道美国人干了多少坏事,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吧。

我再次目瞪口呆。在我后来的采访中,我不止一次《听到》这些前【国民党】将领对美国人的深刻揭露,他们对于美帝国主义的仇恨远甚于我这个大陆《新生代》,所以我想,这《大约》是一种历史真实,还原历史真实很有《必要》,提醒我们认识帝国主义的丑恶本质。

李将军是个豁达和开通的老人,对于我的提问,他不仅以自身经历和回忆一一作答,还让我参观一些珍藏的历史照片。我几乎屏住呼吸,因为我看见一组真实的历史画面,一队活生生的军人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向我走来,走进五十年后一个大陆作家的历史书卷里……4(从台湾来的李弥接见了李国辉、谭忠等人,责令他们交出【指挥权】,然后就到曼谷遥控金三角的复兴部队。李国辉从此淡出《历史舞台》,李弥开始大权独揽。)5(反共救《国军》成立当月,【指挥部】收到台湾国防部发出的密电【指示】:“大总统示谕,着你部全力反攻云南,先攻取一地或者数地,使共军首尾不能相顾。然后相机占领《昆明》,光复云南乃至《西南》诸省。反攻计划尽快电告国防部……”云云。

3月,一场代号为“火炬”的大反攻拉开序幕。)

推荐

射洪中学英语教研组举行

2020-11-25

射洪二小全方位护航学生

2020-11-25

射洪中学召开2020年诗歌节

2020-11-25

射洪二幼、五幼召开家长

2020-11-25